央廣網北京2月28日消息 據中國之聲《新聞晚高峰》報道,昨天,一條“北京2014可能取消小升初共建”的消息占領了網絡,並迅速成為家長們乃至所有人關註的焦點。有媒體在報道中說,這條重磅消息的來源是北京市教委網站,做出表態的是北京市教委一位副主任。
  隨後,中國記者向北京市教委求證該事時卻被告知:消息不實,目前政策仍未發佈。為何媒體報道和教委表態會有如此大的出入?
  在今年教育部發佈《關於進一步做好小學升入初中免試就近入學工作的實施意見》,要求落實小升初免試就近入學新政,不少人似乎看到進一步推進小升初“公平”入學的曙光。就在昨天,新京報報道,來自北京市教委網站的消息,2014年北京小升初將暫時保留“特長生”和“推優生”,同時取消“共建生”,言之鑿鑿,似乎共建生取消已成定局,但記者隨後致電北京市教委宣傳部相關負責人時,卻被告知,取消”共建“消息不實。
  負責人:這東西不是作為政策發佈的,是有會上一些觀點講了講,不是很準確,不是最終政策。
  這名負責人強調,目前北京市2014年小升初政策還未發佈,相關的政策走向目前還未完全確定。
  負責人:小升初政策政策還沒有出台,很有可能是不符合的(現在這個報道)。
  在二十一世紀教育研究院副院長熊丙奇看來,出現這種前後全然相反的情況並不意外。因為在共建生背後,有難以斬斷的利益糾葛。
  熊丙奇:從某種程度上來講,共建生就是一種特權擇校,是把少數優秀的學校的學位公共資源作為少數單位的福利,但是少數人享有的東西他的阻力卻很大,大家談到教育公平地時候都說漂亮話,但是真正管到自己身上就說的不一樣了。
  在北京,被認可的小升初通道一共有四條,小學“推優生”、文體科技特長生、共建生和派位。前三者都是要建立在一定的基礎上,這個基礎有些來自學生自己,有些則來源於孩子的父母,或者說父母的單位。
  所謂“共建”就是有關部門和學校之間共同建設。錶面上來看,是雙方共享資源,學校可以獲得共建單位提供的資金、權利上的一些支持;而學校每年都會給這些單位的直系子女一些升學指標,他們兩者之間達到一個雙贏。在北京小升初“共建”捷徑的背後,有哪些不為人知的秘密?共建生的存在對實現“教育資源公平”的影響到底有多大?
  記者輾轉從一位曾經參加過北京某小學共建生考核的家長口中,瞭解到有關這條捷徑的一些情況。
  學生家長劉先生:如果說共建學校給了二十個共建學位,你只有二十個,那這些孩子就都能入學,如果說你有四十個學生都要入學,那他就會組織一個所謂的學生家長見面會,其實就是考試,考完後,從你四十個人中間招二十個。初中估計還是一樣的,估計也會有一個實際上的考試,然後這些孩子就從某個小學直接升入初中了,跨過了劃片分,然後就找到一個不那麼激烈的途徑入學。
  也因為上述原因,共建生成為不少人心目中教育公平的“破壞者”。從2008年開始,就陸續有媒體和市民呼籲,應當關閉“共建之門” 。
  而從記者調查來看,情況也的確如此,不少在“有共建學校單位”工作的家長已經開始發愁。
  家長:我很擔心啊,那我雖然現在還不需要考慮這個問題,但是有一個好的學校明顯競爭壓力比較小的話,我當然想讓我的孩子上了。
  可以想見,涉及“共建生”的取消勢必會引發一場地震,背後博弈的激烈程度甚至比我們想象的更強。但熊丙奇認為,推進教育公平是國家已經確定的方針策略,從這個角度上來看,斬斷“共建生”背後的利益鏈條,是教育部門乃至整個社會不容推卸的責任。唯一的難點,只在決心。
  熊丙奇:如果要推進教育公平,如果要保證義務教育均衡的,如果要真正推進就近免試入學的,就必須要取消共建。有部門出來否定,那他就是這個的既得利益者,因此,誰來否定,我們就去追查他,為什麼否定,憑什麼否定,而從教育部門來看,就更應該做這個教育公平地。
  一位並未選擇讓孩子進共建校的某事業單位員工告訴記者,取消共建,必須呼籲大家莫看眼前的蠅頭小利,如果聽任少數人的苦訴向教育部門試壓,最終只會絆住改革的步伐,損害長遠的教育公平。  (原標題:北京教委否認“小升初取消共建”:政策仍未發佈)
創作者介紹

Magic

kq46kqvfx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