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意濃。馬上進入11月的深秋季節,我省煤炭行業也因為市場的持續低迷而秋意濃重。這兩年來,為救煤企於危難,我省持續發佈了旨在為企業減負、定產、降成本的“煤炭20條”等多項措施,但效果不顯。現在,更大的變化來了。記者連日來從我省煤炭領域瞭解到,為更大程度降低煤炭企業的生產經營成本,從12月1日起,我省已實行了7年多的煤炭可持續發展基金將停止征收,結合於同日實施的煤炭資源稅新政,預計可為我省煤炭降低成本10元/噸。而更讓人驚喜的變量在於,按照我省全面推進“煤炭管理革命”的部署,一系列去弊、去阻、去落後管理的煤炭市場化革命已經全面掀起。尤其引人關註的是,我省將撤銷各類縣級以下的煤檢站,以疏通存在於我省公路煤炭運銷通道多年的“腸梗阻”問題。而以“撤站”為代表的煤炭運銷體制改革,預計可為煤炭行業減負百億元。形象一點說,今後運煤車排長龍等待過煤檢站的鏡頭或將一去不返。
  清費立稅,砍掉“收費的手”
  直到今天,綿延兩年多的煤炭“熊市”仍在持續。根據記者從太原煤炭交易中心剛剛拿到的煤炭市場周報,上一周我省煤炭產銷量環比繼續下降,煤炭交易綜合價格指數為81點,折算綜合售價611.44元/噸,較年初下跌134.41元/噸。與此相對應,今年上半年,我省七大煤炭企業虧損面繼續擴大,總計虧損達13億元。拋開煤炭熊市對全省經濟的影響,僅就行業從業人員來說,如此漫長的熊途也導致七大煤企多次減員減薪,以渡難關。
  “不說別的,一噸煤炭要出省,光我們知道的各類規定票據就要申領近30種;再加上市、縣各類關卡名目繁多的費用,最後這噸煤炭要交多少費我們也算不清。”焦煤集團一家下屬煤礦的經營人員向記者表示。剝除附著在煤炭企業身上的層層非生產性成本,幫助企業擺脫困境,成為我省經濟企穩的必然選擇。“清費立稅和煤炭運銷改革是山西今年的兩件大事。”省煤炭工業廳政策法規處處長武玉祥表示,此前,我省已經通過發佈《關於印發涉煤收費清理規範工作方案的通知》,暫停提取煤炭企業礦山環境恢復治理保證金、煤礦轉產發展資金等一攬子規費。此次,“清費”利劍揮向了全省財政收入最倚重的煤炭可持續發展基金。
  本月中旬,財政部及國家發改委發佈消息,自2014年12月1日起,在全國範圍內統一將煤炭、原油、天然氣礦產資源補償費降為零,停止征收煤炭、原油、天然氣價格調節基金,取消煤炭可持續發展基金(山西省)、原生礦產品生態補償費(青海省)、煤炭資源地方經濟發展費(新疆維吾爾自治區)。
  由亂到治。停掉層層收費之後,我省希望通過建立煤炭資源稅的方式,使附著在煤炭之上的收費走向規範、科學、標準。也是10月份,在我省全力奔走推動之下,國家稅務總局發佈通告,12月1日起在全國範圍內正式實施煤炭資源稅從計量徵稅改為計價徵稅。“清費立稅”之後,我省噸煤成本有望降低10元以上。
  撤掉關卡,掀起“煤炭革命”
  砍掉各類“收費之手”後,因收費而生的“煤檢站”似乎也走到了它生命的盡頭。
  “今年一直就有撤掉煤檢站的消息,這幾天隨著煤炭發展基金的正式停收,關閉縣級以下煤檢站只剩下時間問題了。”昨日,就職於晉能集團下設子公司省煤炭運銷公司的一位管理人員向記者透露。省煤運是上世紀為征收能源基地建設基金而成立的,煤運分設於全省各市縣公路要道上的煤檢站主要是驗煤票、查違規開采煤炭,對未交費的罰款。現在,隨著煤炭可持續發展基金等收費逐漸取消,煤檢站的歷史使命也將隨之終結。
  一直以來,伴隨著煤檢站的“放桿收費”,外界的爭議聲就長期存在。分佈全省的300多個站點不僅加大了煤企物流成本,還容易滋生涉煤腐敗。如今,隨著煤炭資源稅改革,全省涉煤稅費清理整頓工作逐漸深入,省煤運及其下設的這些煤檢站更被置於了改革的“風暴眼”位置。記者瞭解到,不僅是煤炭供需雙方、流通環節對“省煤運”這樣的收費公司如鯁在喉,煤炭監管部門及市場服務部門也明確表示:“現行以煤運為主體的公路煤炭管理體系已不適應新形勢的要求”。
  在記者剛剛拿到的一份省政協彙報材料中,我省相關部門這樣描述現行的煤炭公路運銷體系:山西煤炭運銷公司是上世紀為征收能源基地建設基金而成立的,目前能源基金政策已取消,改由省地稅系統征收可持續發展基金。同時省煤運已改製為晉能集團,原來承擔征收基金的職能已經轉移。但目前晉能集團還在依托省政府賦予的“公路站點”管理職能對公路煤炭強制簽訂供銷合同,導致了煤炭生產、經營企業不公平競爭和市場主體地位不平等,加重了企業負擔。
  內外夾擊之下,“收費服務”占到全部營業收入八成左右的省煤運已經成為眾矢之的。“撤消煤檢”的呼聲日益高漲。記者從多家煤炭企業也得到證實,今年年底之前,省內煤檢站將確定取消。出省口煤檢站的改革方案尚未確定,但業內人士估計:就是不撤,按照經營與管理職能分開原則,出省口煤檢站估計也會從省煤運集團剝離,獨立設置管理機構,明確管理職責。
  “斷腕”之後,“革命”還將繼續
  山西煤炭“斷腕”之舉,正在收穫著由此帶來的成果。據統計,自今年7月1日實施煤炭領域清費立稅以來,我省已給企業減負近60億元。放下包袱之後,“輕裝上陣”的企業在市場寒流中顯示出了更強的戰鬥力和持久力。
  “撤站僅是我省煤炭領域革命的‘第一槍’,按照省里的安排,明年我省將全面啟動公路運銷體制改革,預計減負可達130多億元。”在煤炭專業領域研究了二十多年的山西恆信達能源研究中心老總董耀民向記者表示,今年我省煤炭領域的“壯士斷腕”,斷的實際是行政干預市場、監管體系落後的“腕”。接下來,如何進一步理順煤炭銷售管理體制、理順煤炭銷售服務體系、建立現代市場交易體系等“關鍵命題”會進一步凸顯。所以毫無疑問,接下來還會有更多好戲上演。
  在9月舉行的第二屆晉商大會上,省委副書記、省長李小鵬表示,受煤市低迷所累,山西經濟遭受重創,但更深層次原因是煤炭監管體制落後,甚至滋生腐敗。“從前煤炭利潤高,一俊遮百醜,掩蓋了管理、技術水平遠遠落後於產能水平的問題。”李小鵬在講話中直指目前煤炭領域仍然存在政府配置資源、行政干預市場、交易方式落後、服務體系不健全等諸多病癥,“有些甚至導致權力尋租,產生腐敗”。
  李小鵬表示,我省將大力推動煤炭管理革命。針對一些突出的體制性弊端,我省確定將煤炭資源市場化配置、項目審批和投資體制改革、煤炭銷售體制改革作為三個重中之重,將清費立稅作為突破口。在推進煤炭銷售體制改革中,著力解決政企不分、價格不順、交易成本高等問題,儘快形成信息化、標準化的現代交易方式;推進煤炭資源市場化配置,充分發揮市場的決定性作用和更好發揮政府作用,消除權力尋租、滋生腐敗的土壤和空間,形成公開公平有序的礦業權市場。2014年的山西,一場革故鼎新、去弊興利“煤炭革命”正在打響。革命之後,山西煤炭能否收穫一個風清氣正、現代高效的市場環境,我們拭目以待。(作者:記者 岳霞紅)  (原標題:掀起“煤炭革命” 山西煤炭醞釀“斷腕求生”)
創作者介紹

Magic

kq46kqvfx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